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经读者和现代教育

一棵树 溪水旁 结果子 共分享

 
 
 

日志

 
 
 
 

韦伯说,这样当教师  

2016-04-14 23:21:53|  分类: 哲学、教育、教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教师不应该成为人生导师

  这个跟做学问又有什么关系呢?韦伯认为,在这样一个世俗化的世界,一个老师上课的时候——他如果是基督徒——他不应该向着全班同学讲这个基督教的历史,是如何看得到神的旨意的显现。只要他能够有充分的理智,有充分的学术训练,他会用一个科学的方法来讲基督教的演变的历程。

  比如说,我上学的时候,我曾经去听过神学,我们大学有神学院,我听过神学院的一个基督教信仰史的一个课程。我记得大部分的同学其实都是基督徒,而老师自己是个牧师,但他居然上圣经历史、上基督信仰史时提到,基督徒信仰的那个耶和华,原是古代犹太民族一个部落信的神,这个神主要是战神,是一个很好斗的神。这个部落后来打赢了其他部落,于是别的部落信的神都变成偶像了,都变成鬼了,变成邪神了,耶和华变成唯一的真神了!耶和华是这么来的。

  你想想看,一个牧师他叫大家要信仰耶和华,一般基督徒也都要信仰耶和华为唯一的真神,但这个课堂上这么讲,而且他有真凭实据这么说,它是学术考察的结果,那这个信仰还信得下去吗?

  但是,在韦伯看来,那位老师,那位牧师他就是个好老师。因为他在走进教室讲台的这一刹那,他放下了他自己的信仰。他按照理智,按照学术的标准严格地要求,讲出刚才他说的那一番道理。所以,这就叫做价值、信念不能带进教室。

  又回到人文社会科学与政治的领域,比如说我们上政治学、上政治哲学,你有一套政治主张,那么你也不应该跟学生讲,因为那个政治主张到了最后总是会涉及一些终极价值的选择。,韦伯说,做学者、做老师的人在教室要做的事,是让学生尴尬。什么叫“让学生尴尬”?这个尴尬不是坏事,是使得你更清明。

  怎么样的清明呢?比如说举个例子,如果我们今天讲马克思主义的其中一种版本,我们说这个社会,这个政治有太多问题了,过去那个封建时代怎么样,资本主义的时代怎么样,所以我们需要革命。马克思有一套革命理论,我们来讲革命理论。而这个革命理论,到了最终可能是要暴力推翻前面那一个腐朽的资产阶级政权的。然后你跟学生们讲,所以,革命是这样一个目标,是我们讲这套理论的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在这儿。

  但你不能够跟学生讲,说“同学们,我们上街去搞革命吧!”你只应该告诉同学们,革命是这套主张的目标,然后你的责任在于,要指出如果要达到这个目标的话,革命,中间必然会出现某些手段。手段包括什么?暴力。暴力要流血,甚至要杀人。然后你告诉同学们,“那么,你们都支持革命吧!嗯,很好!你们杀人吗?”那同学们就呆了,这时候你就发现问题了。

  我们追求革命,是为了建立一个美好的、公正的、理想的社会,但是要付出的代价,却是不得不杀人。如果我本身反对杀人,那该怎么办?学生就尴尬了,是不是?这时候学生就要自己去选择,我该为了一个还没有实现的理想社会而不惜杀人呢,还是我觉得杀人无论如何都不对,于是我不革命了呢?

  这时候,老师要做的就是讲清楚这种情况,让学生你要做你的选择,然后你要为你的选择负责任。这种选择,这种价值选择,学术本身回答不了你,学术只能够告诉你,情况是这个样子,他要理清各种各样的情况。

  所以,学者、学术是什么?尤其人文社会科学,是不是为了让我们所谓的“更好地认识世界,人生更有意义”,不是!老师不是生命导师。

  我们今天有很多年轻人都期盼生命导师,很多人也乐于扮演生命导师的角色,但韦伯认为一个老师不该是生命导师。老师,是为了让大家了解当你选择某一个价值作为你的生命安身立命所在的时候,你该付出什么代价,你会有你的选择。

  他会告诉你,你有哪些选择,那些选择,它们的差异在哪里,它们的冲突在哪里,它们的矛盾在哪里。如果你选择这一点,你接下来会怎么样,你选择那一点,接下来又会怎么样……他有责任告诉你的是这些。

  七、你不能假装它不存在

  韦伯一百年前的这篇演讲,讲的这些东西在今天很多人都觉得不满意。比如说,学问是不是真的能够没有任何价值预设呢?课堂是否能够完全中立呢?这有很多的争论。尤其如果你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你大概会觉得这套讲法也是有问题的。但我想说的是,无论如何,韦伯讲的这套东西基本上奠定了许多到现代大家都还通常会接受的某种的常识。它不一定对,但是它很大程度上已经影响了我们今天对于做学术的态度,就是要客观、公正、中立。

  一个教政治学的老师,他的责任是把各种理论都说清楚。他可以偏好某一种理论,但是就算他在讲的时候,他要有责任提出来,他之所以偏好某一种理论的理由。而那些理由,应该是经过理性的鉴证的,而不能够是一种先于理性鉴证,逼着大家都要接受的这么一种主张或者权利。而学生们,是有资格、有能力去挑战他的,只要这个挑战,是基于某种理性的立场,而不是一种社会公认的价值观、俗世的价值观或者一种权利的主张,或者一种宗教的信仰。

  那么这套讲法,也许它在很多方面会遇到疑问,但是这套讲法,它给我们的东西是什么呢?这就说回我们讲韦伯,讲一个一百年前的社会科学学者的观念,并不是说他不过时,韦伯的东西也要过时的。而是说,他留下的这个东西本身,就像人家讲康德哲学,是一个横在面前的的巨大石头,你必须要超越它,你不能够假装它不存在。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东贵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